我对自己说话

潜心研究那些反派角色们

【贱虫】高堡奇贱贱

◎高堡奇人au
◎被纳粹熏陶的小蜘蛛(抱头
◎自由的贱贱
◎设定清奇请求轻踩
◎文笔稀烂见谅

正文
“英国在1940年与德国进行谈判,德国同意了让大不列颠以及其在西欧所有岛屿的自由权,但必须将其在亚洲以及北非的所有殖民地割让给德国并将百分之五十的海军转让给德国…………”

Peter不厌其烦地听着这个新历史老师在那里大谈欧洲历史。他的古代史非常好,但近代史就让他十分头疼。

“而在东部,德意志的巴巴罗萨计划在1941年夏天进行。德意志的装甲部队对苏维埃联邦发动闪击,在俄国的冬天到来之前,莫斯科就被攻陷……”

放学铃声终于响了。“太棒了,终于可以出去走走了。”Peter背起书包快步向外走去。但他知道,今天他将不走平时回家的路。

他走了很久,在太阳快要消失的时候,他站在了全纽约最高的建筑面前——大纳粹德意志帝国在纽约的总部。Peter摸了摸胸前希特勒青年团的徽章,大步走了进去。

副总指挥已经在办公室等了很久了。一见到Peter,副总指挥就开口说道:“Mr. Parker, 总部这次要给你布置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

“天哪,这次要命了。”,因为他知道,一旦副总指挥说到“十分艰巨的任务”,那就是真的极度危险的任务了。

“你要去中立区一趟,去逮捕一个人。他前两天入侵了我们位于华盛顿的资料库,偷走了几份十分机密的材料。那是我们关于入侵太平洋合众国的战略计划,被泄露的话将会提早引发战争。”

“我们已经根据线报大致确定了嫌犯的位置,他有几个安全屋。我们会在今晚把你空投到中立区,不用担心你家里,我们已经搞定了。你要装扮成登山客,一个一个安全屋去搜寻。找到他之后把他带回来,不能杀了他,要是能找到遗失的资料最好。这是目前嫌犯的资料。”副总指挥把一份薄薄的资料递到了Peter的手上。Peter缓缓地翻开,那个嫌犯的名字却紧紧地抓住了他的眼睛。“Wade Wilson,这人是个雇佣兵?”“还是个变种人。你在与他交火时务必要当心,他在入侵华盛顿资料库的时候单枪匹马就突破了我们八十人的防线,还摧毁了两门要塞炮。记得带好蛛网发射器,但不要穿制服。”Peter对于如此强大的能力感到震惊,但心里却对这个名字有着一种奇特的说不清的感觉。

“天哪,是什么疯子会藏那么多那么远的安全屋啊……”Peter气喘吁吁地又爬过了一块巨石,来到了第四个在落基山脉上的小木屋。前面发现的几个小木屋全都空空如也,连门都是一推就能进去的。然而Peter一来到这个小木屋跟前就发觉了情况不对。这个木屋里不仅有着幽暗的灯光还有着老式留声机的音乐声。Peter知道他马上就要见到那个叫做Wade的人了。他到了木屋的门前,大喊道:“有人吗,能给我一杯水吗?”

然而屋内毫无动静,蜘蛛感应也没有反应。他尝试推门进去,屋内亮着几盏煤气灯,留声机里放着“这都二十一世纪了,竟然还有如此古老的地方。”

忽然Peter的蜘蛛感应有了强烈反应,他立即转身一躲,一把小刀划过了他的脸边。他推倒了身旁的桌子作为掩体,在对方再次投来三个飞刀后,他转身朝暗处发射了两发蛛网弹。

“啊是你呀,小蜘蛛!”那个投飞刀的人说话了,从暗中走了出来。“我就知道那群纳粹狗会叫你来抓我,毕竟他们是多么的蠢。”Peter探头出去,只看见一个身着黑红相间制服背后插着两把大刀的人。

“请问你是……”Peter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啊我就是Wade Wilson,就是……”没等他说完,两块蛛网就缠在了他的身上。“哦我的天,你为什么要把我绑成埃及那些高塔里尸体的裹尸布啊,哦就是木乃伊,相信你知道的。”“要是你闭嘴,我可以让你的旅途稍微舒服一点。”Peter刚想用移动电话向总部汇报,那个满身蛛网的家伙就动了起来,“哦你是为纳粹工作的是吗?哦可怜的家伙,我也没法怪你,毕竟这都是作者的问题,是他把你设定成这副可怜的样子的。哦不,确切的说,是把这个世界设定成这个可怜的样子的。”“你在说些什么胡话……什么作者啊,那是谁?”“哦没什么。你来是不是想要知道那几份纳粹小资料在哪里?我直接告诉你吧,就在——”“哪里?”Peter放下了手中的电话,问到。“就在——我的可爱内裤里!哦当然我穿了超紧连体衣以及强力束腰带你是拿不到的,当然你想试试我也不介意。”Peter对于这个怪人差点吐出来,“你还是到了纽约去和我的长官说吧。”说罢便再次拿起手机准备通话。

然而,就在电话播出去前一刹那,Peter蜘蛛感应猛地有反应,然而在他做出反应之前,他猛地被敲晕了。“哦我的小蜘蛛,你还是太年轻啊。”死侍丢掉了手里用光了的溶解液瓶子。“你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看来我们的纽约之行是要泡汤了。”

“既然你都被敲晕了,那我就只能把你留下来了。”

【小丑 起源故事】

◎感谢 @Nina_吸菲上瘾重度患者 为我进行推广!嗯她的文章也炒鸡好看!
◎一个关于小丑的起源故事,虽然本人坚持小丑没有起源!
◎文笔稀烂见谅
◎参考了致命玩笑的部分
◎小丑的笑声请自行脑补效果……
◎哦顺便祝大家新年快乐@

“嗯……好Mr.……Joker, 我们来谈一谈吧。”

“哦…哦…哦…又是一位可爱的心理医生。HAHAHAHA!……”

“咳咳…嗯好。我们来…”

“你知道我是怎样弄出这些伤疤的吗?”小丑打断了医生的话

“哦…这…不是很清楚啊。你有兴趣和我讲讲吗?”

“HAHAHAHA!……医生先生,我最喜欢和别人讲这伤疤的故事了”

“嗯……那…你就说给我听听吧”

小丑便开始慢慢地讲述。

“啊……那是很久以前……久得像这里发臭的植物一样……我有一个美丽的妻子”
“我们是多么的幸福。每天我去化工厂上班,她在家里料理家务。”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然而,渐渐的我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嗯就和我在这里一样不对。”

“嗯?您说什么?”医生问到

“哦没什么,无关紧要。”小丑继续说下去

“开始每天在我下班到家后桌上都会出现丰盛的晚餐。然而,渐渐的有时我回家时我的妻子像刚到家一样急急忙忙地准备晚饭。我问原因她就说她看杂志忘记了时间。”
“一开始我也没有多想相信了她。但是到后面她连着几天以和朋友出去玩以理由不准备晚饭。这就让我起了疑心,毕竟她的朋友就两个,不可能天天出去。”
“于是我有一天向工厂请了假,准备搞清楚她到底在干嘛。那天我早上佯装去上班,走了一个街区就躲在街角,以一个正好的角度监视着我们的房子。”
“我等了几个小时,…”

“呃小丑先生,那个……你在一个街角躲了几个小时?这……”医生突然发问

“哦天哪……这不是很简单的吗?你不可以吗?我认为人人都可以的。……反正你就听我说,不要打断!”

医生刚想说什么,小丑就继续说了下去

“在我刚刚觉得没问题想去上班时,她就从房子里走了出来。两手空空不知道要去干嘛。我便偷偷跟了上去。”
“她走了五个街区,又转了个弯,到了一栋看上去废弃了的白色小房子前,以一种奇怪的节奏敲了敲门,门便打开她走了进去。我就在街道转角注视着一切。”
“我看她进去了,就偷偷走到窗户边,尝试往里面看看有什么。然而,你肯定猜不到我看见了什么,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相拥在一起!”

“哦……太糟糕了……实际上我猜到了……”医生小声说了出来。

“闭嘴!你是个不合格的心理医生!”小丑吼了出来

医生像收到惊吓一般往后退了一下“哦哦哦…抱歉我刚刚得到哥谭的执照……呃您最好平复下心情继续说下去。”

“好吧好吧……新医生……好吧我就说下去,这是我最喜欢讲的故事。”
“我看到这一切,愤怒地颤抖。我立刻原路返回,准备除掉这对邪恶的男女。”
“当我到家,在拿我的手枪和刀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传来了一个声音‘是谁在那里?’我一惊,但马上把枪和刀藏好。‘哦亲爱的,是我。今天早下班了。诶你去干嘛了?’”
“她毫无惊慌地说:‘我去把垃圾扔掉了,怎么了?’‘哦没什么,就是问下。’你看,她准备的是那么好。于是,我便决定明天再把他们除掉。”
“第二天我以病还没好又请了个假,准备好了枪和子弹,把那把锋利的尖刀绑在了我的小腿上,以防万一。我就像前一天那样,躲在街角,等她出来,跟她到房子,看她进去。我再一次从窗口望进去,再一次看到了那两个人相拥在一起。愤怒的我一下子就撞开了门,拿枪指着那个男人。”
“然而那两个人对此毫不感到意外。‘哦亲爱的,看来你说的没错。这位小可怜是发现我们了。’那个男人嘲笑的对她说。‘哈哈哈哈看来是的。’我的妻子回答说。哦不,此时已经不能称她为我的妻子了。我的大脑在那一刻停止了工作。我那一刻明白,其实他们昨天就发现我了。”
“还没等我清醒过来,那个男人捡起一根地上的撬棍,飞快地把我的枪打掉了。我一瞬间缓过神来,抓住了撬棍,结果被他用另一只手击中了后背。那个男人明显比我强壮的多。我趴倒在了地上,撬棍也没抓住滑掉了。那个男人把我翻过来,摁在地上,一边狠狠地往我脸上打,一边说什么‘哦可怜人!’。”
“当他觉得我打得快不行的时候,他问那个邪恶的女人要不要也来揍我几下。她走了过来,对着我说:‘可怜人,既然你都快死了,那我也不妨告诉你。其实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哦天哪你不要那么伤心啊,来笑一个哈哈哈哈!’说罢她拿出一把小刀把我的嘴巴割了开来,割出了一个笑脸。现在回想起来,她说的真对,笑多好啊,不是吗?”小丑停了一下

“嗯……你可以继续说下去。”医生微笑了一下

“当时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是啊,因为的确该轮到我笑了。我一拳打在了那个女人的脸上,把她打倒在地上。我从小腿那里抽出了我的刀,趁那个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插进了他的胸膛,我立即把它拔出来,并把他的喉咙划出了个大口子。那个女人顿时发出了尖叫。我立即把她扑倒在地,捂住她的嘴,说:‘哦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是吗?好吧没关系。’一阵沉寂过后,鲜血便源源不断地喷到我的身上。”
“我迅速地把现场清理了一下。这本来就是一个废弃的房子,但周围还有一些建筑废物。我用一些废布裹住了两具尸体,再把地面盖好,捡起我的枪和刀。那时已经天快黑了。我当然可以把尸体就放在那里,不过早晚有人会发现。所以我决定把尸体运到我工作的化工厂销毁尸体,毕竟我可以偷偷进去还熟悉那里。”
“我偷了一辆路边的车,把两具尸体放了进去……”

“呃等等那个……你继续说吧”医生欲言又止。

“我先回到家里换了身黑色的衣服,拿了个黑色头罩,随身带好了枪,再开车到化工厂边,扛着两具尸体偷偷走了进去。”
“一切都十分顺利,就当我刚想把尸体放下来扔进硫酸池的时候,突然一个保安把手电筒照到了我的脸上,大叫一声‘谁在那里?!’”
“我一下子慌了,扔下了尸体,掏出枪打死了那个保安。然而我才意识到,我不应该用枪的。”
“一下子一群保安冲了过来,我没办法只能丢下尸体逃走。那群保安穷追不舍,我只能一边跑一边回头射击。”
“突然我冲出了窗户,往下一看,发现要跌落到我们倾斜化学废物的小河里了。我知道自己要死了。”
“然而我被冲上了岸。我在岸边醒来感到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我往河面看,发现我的确全身都变了,皮肤变成了白色,头发变成了绿色,眼睛也变得奇怪。然而,唯独只有那个割出来的笑脸,依然挂在我的脸上。”

“嗯,这就是我伤疤的故事。”

“哦……哦……天哪……”医生像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哦哦小丑先生,您真是太不幸了。嗯今天差不多了,我也知道该运用哪些治疗手段了。”医生微笑一下,起身拿好东西走出了隔离间的门,门很快被阿卡姆的那些狱警关上了。

“哦对了,有一个问题。你是如何一个人扛起两具尸体的?”医生突然想到,推开门返回。

一进去只看到两个狱警倒在血泊中。
“啊!这……”医生惊呼。一把小刀立即就架在了医生的脖子上。

“哦可爱的心理医生,我要说,你是比较聪明的一个,不过也是问题比较多的一个。HAHAHA!……”

心理医生倒在了地上,与两名狱警躺在了一起。

【法鲨】【无耻混蛋】

无耻混蛋是真的一部神作啊…

虽然法鲨出镜总体时间不算很长但是演得实在是出色
那一段可以说是最精彩之一了

德语真是溜到飞起,台词功底深厚啊
表情眼神都十分到位
(也有标志性笑容嘿嘿)
令人印象深刻

以及一个奇怪的梗
(虽然我知道他本来是卧底而且和第一战的同年老万没什么关系 但……就是突然感到违和啊!)

【图一到图六来源【无耻混蛋】 图七来自【X战警 第一战】】(侵删)

【哥谭】起源故事

◎第一次发文文笔较差望见谅.
◎一个有关杀死Bruce Wayne父母的人的起源故事
◎以一个奇怪的第一人称视角
◎宇宙就独立宇宙吧,但貌似很多宇宙里都是这人杀的

天是那么的阴暗,
寒冷的空气中还混杂着街道上油腻的味道

哥谭,这个古老的城市简直无可救药,
时刻都能够感受到它散发出的腐朽
它的人民,在和它一并堕落

我就是人民中的一员,一个良民,一个无名小辈

失业的浪潮在蔓延,
也把我吞噬在了其中

“哼,还不都是那些帮派,动不动就街道枪战。”我愤怒地踢了脚路边的空啤酒瓶,“那些警察也都是废物,与政客勾结和黑帮交易。看来哥谭是没有未来了。”

下午得到的下岗通知让我一直在漫无目的地游荡。“真是可笑,我不就每次收账的时候把一些放进了自己的腰包吗?这点小事就开除我,果然是无药可救了。”

这时路边的喧闹打断了我愤世嫉俗的思考。“哦,看来喝一杯是个好的选择。”我便走进了那家不大的酒吧。

酒精使我解放了天性,让我对世界的不满变得更加强烈。这时我看到了Joe,那个与我一同被生活击败的人,被失业压垮的人。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我还能认出他那双绝望的眼睛。他神色紧张地在反复检查他的枪。“嘿,Joe,你也在这里啊。偶这把枪真是漂亮,用它来打爆一个人的脑袋更漂亮哈哈哈哈……”“我准备去抢劫。”“啊?哈那好啊去啊”“就是怕……”“怕什么怕啊!这个地方已经沉沦得不像样了,犯罪充斥在这个城市中,抢劫不过就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去吧去把那些贪婪的富豪们的钱拿过来,把他们的头颅打爆!”“好吧……那就按你说的。”他起身付了我和他的钱,戴上了帽子和口罩,拿起了那把漂亮的手枪,走出了酒吧。当我想再继续喝下去的时候,竟然发觉身上没钱了,于是我推开门走了出去。

寒冷的风使我清醒了些许,我决定往回走。没走多久空中就传来两声枪响,以及一个十分凄惨的尖叫声。“哈,大概Joe成功了吧哈哈哈哈……”

第二天,路边的报纸,头条

“哥谭首富韦恩夫妇惨遭杀害”